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腾讯的Web3梦想,不到一年就“破灭”了?

2022-07-22 12:21:38浏览:80编辑:心暖与我安

腾讯的Web3梦想,不到一年就“破灭”了?

数字藏品在国内刚火不到半年,就迎来了第一次洗牌。

据《界面》报道,腾讯正计划在本周裁撤“幻核”业务。腾讯幻核是腾讯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上线于 2021 年 8 月,至今尚不满一年。幻核隶属于腾讯 PCG,是该部门的创新业务。

根据《华夏时报》,幻核方面向记者表示:我们并未收到相关通知,目前运营一切照旧。目前在筹备 App 全新版本,和升级旧藏品体验,新藏品的发售会延后。不过,幻核方面也并未否认,幻核是否会被裁撤,也并未向记者表示该消息为“谣言”。

即使腾讯真的裁撤“幻核”业务,也并不代表腾讯完全放弃区块链。业内推测,至少“幻核”所依托的至信链仍将正常运营。至信链基于腾讯云而生,是由腾讯、中国网安、枫调理顺联合建设的区块链平台,目前已经为新华社、人民文创、北京市文物局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多家单位提供区块链服务。

东西卖不出去,泡沫破了

国内的 NFT 热潮起源于 2021 年 6 月,当时支付宝联合敦煌美术研究所发布了两款 NFT 皮肤,价格一度被炒到了 100 多万。

两个月后,腾讯上线了 NFT 发售平台“幻核”App,后来出于合规考虑,将 NFT 的叫法更名为“数字藏品”。

幻核很快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数字藏品平台之一。自从去年 12 月底新华社发布首套数字藏品,NFT 被官方承认,数字藏品热度便在春节后开始攀升。一个数据显示,今年 2 月,国内数字藏品平台不超过 100 家。截止 7 月,国内上线的数字藏品平台已达 681 家。

腾讯的Web3梦想,不到一年就“破灭”了?

然而,从四五月份开始,市场情绪从非常亢奋的状态开始转向悲观。“从大家的聊天可以看出来,没人买了,因为目前无利可图了。”“数藏舰”主理人黄凯告诉极客公园,“新用户进来的数量正在下滑,平台的数量又在不断增加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明显的看到一个趋势,很多平台卖不动了,连大厂也卖不动了。”

根据《界面》报道,在幻核上线之初,首批限量 300 个的“十三邀黑胶唱片 NFT”在 1 秒内售罄,但近一个月来,幻核的多个数字藏品已经出现了滞销情况。幻核于 6 月 21 日发行的《弘一法师书法格言屏数字臻品》滞销共计 20245 件,于 6 月 17 日发行的木板水印《十竹斋画谱》系列共计滞销 8206 件。

此前幻核保持着一周一次,甚至一周两三次的数字藏品上新频率,而过去两周幻核 App 再未发售新的数字藏品。

在二三月份的时候,幻核的销售情况极好,几乎推出便立刻售罄。很多购买者觉得,连不知名小平台的产品都能赚很多,那么大厂旗下的幻核应该能赚更多。如果未来幻核能够开通二级流转市场,那么购买的幻核产品会增值更多。

然而,对大厂的幻想越大,风险越高。“数字藏品能赚的这点钱对于腾讯来说不算什么。因为监管政策并不明确,腾讯没有必要冒风险去开通二级市场。”从去年开始做数字藏品解决方案平台的 Lucy 表示。

随着海外 NFT 市场熊市的到来,也影响到了国内市场,“大家觉得有泡沫破裂的风险,而幻核是很坚定地不开设流转平台。幻核的产品也成了最先卖不动的。”她分析道。

对于腾讯来说,当数字藏品卖不出去,又无法冒着政策的风险开通二级市场提振行情,新业务“走投无路”之时,这个赚快钱的生意,也基本要告一段落了。

“收智商税”的套路失效,下半场开始了

数字藏品为何会异常火爆?某数字藏品平台主理人阿泽观察到,早期购买数字藏品的人中,80% 的人来自于炒鞋圈、炒茅台圈、炒门票圈的黄牛,“这帮人意识到这是有利可图的,而且他们手中有很大的用户群。”这些用户群以 95 后为主,男性占绝大多数,“属于涉世未深的那一类”。

很快,这引来了黑产的注意,一位网络安全团队的成员告诉我们,因数字藏品起初被炒作起来的升值空间,他们监测到,今年 3 月前后,黑产情报数量也开始爆发。

黑产会实时监控 NFT 发售平台各大活动的情况,整理成表格,在群里共享,每天更新。进而编写程序进行抢购,然后再进行倒卖,整个过程暴利且违法。黑产的助推,进一步让这个领域的炒作更加疯狂。

很多数字藏品本身没什么价值,在审美上也缺乏竞争力。“当下的数字藏品很不健康,很少有人关注它本身是否有艺术价值,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或者有收藏价值。只考虑能不能赚钱。”

在某互联网大厂做数字藏品的一位内部员工孙权看来,大厂做数字藏品也相当于“割韭菜”,“看别人家都做了,自己也琢磨着怎么从中赚一笔。并没有想清楚这件事的意义。”

孙权发现,有一些机构会去找数字藏品平台,或者平台会找到他们,彼此商量设计怎样的玩法,提前透露要怎么炒作。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投资者是怀着侥幸心理,以为转手就可以赚差价。一个并不独家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可以卖到单价 128 元,且发售便秒空。“其实你买的就是一个图片,很少有版权产品,说白了就是智商税。没什么意义。”

“靠不健康的炒作运作的行业肯定是无法持久。”黄凯觉得,“行业里的人也希望或者呼吁国家尽可能地保留数字产品的转赠,同时避免它的金融化,避免它的炒作。这个就要看国家的政策了。就怕这个市场现在被一些小平台玩坏了,国家出来一个一刀切的政策,直接封掉了流转。那对行业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从官媒的发声来看,政府机构更希望借数字藏品弘扬传统文化,挖掘数字文创的价值,以及回到区块链本身的确权价值等等。幻核的裁撤其实也是对数字藏品过去半年的小结。经历过此次洗牌,行业或许会回归数字藏品艺术价值、内涵的讨论,“还是要去思考数字藏品到底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今日网络热点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今日网络热点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