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年:剧本走偏的一年

2022-01-07 09:04:09浏览:71编辑:爱像风中沙

原标题: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年:剧本走偏的一年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年:剧本走偏的一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21年1月7日凌晨,美国国会正式确认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前一天,特朗普支持者“攻占”美国国会大厦,为200年来首次。

政坛老将拜登的当选被视为秩序和稳定的回归。纠正、恢复、团结、重返,成为他宣誓就职讲话的关键词。

在国内,拜登目标提振经济、增强美国竞争力、控制新冠疫情、推动不同阵营团结、应对气候变化。在国际舞台上,拜登主打“美国回来了”,带美国重返国际组织、修补与盟友关系,目标让美国重新坐上头把交椅。

2021年上半年,拜登经历了“蜜月期”。美国疫苗接种率大幅攀升,经济强劲复苏,失业率下降。虽然没有鲜明的个性魅力,但拜登的支持率保持在54%左右。

到拜登当选满一年之时,剧本换了走向。

从去年8月起,拜登的支持率就跌破50%,之后一路下行,到目前的43%。这个表现比前任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布什在同期的表现都要差,仅高于特朗普的38%。

今年11月,拜登还将迎来一次关键考试——中期选举。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刘卫东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均预测,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民主党难以保住在参众两院的微弱优势。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年:剧本走偏的一年绿线为拜登支持率,红线为不支持率。图片来源:Fivethirtyeight

通胀“死穴”

CNBC新闻最新公布的民调显示,去年12月,拜登的不支持率达到56%,创下新高。对拜登不满的原因中,经济排第一。

从一些经济指标来看,拜登上任一年来,美国的经济表现并不差。

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GDP按年率计算增长6.4%,高于2020年第四季度的4.3%。第二季度GDP增长6.5%;第三季度受疫情反弹等因素影响,增速仅2.3%;第四季度预计有所回升,预测增速从4.6%到6%不等。

预测2021年全年,美国GDP增速达到5.6%,为1984年以来最好表现。2020年,美国GDP萎缩3.5%,为1946年以来最惨淡的一年。

在经济复苏之时,美国失业率持续下降,到去年11月降至4.2%,为新冠疫情以来最低;平均时薪上涨4.8%。在股市方面,标普500指数一年内上涨26.89%,道指上涨18.73%,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上涨21.4%。

上台第一年,拜登把工作重点放在了通过三项支出法案: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方案、1.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和1.75万亿社会福利法案。前两项已签署生效。

而随着新冠纾困方案落地、美联储继续宽松货币政策、劳动力紧张,美国的通胀指数从去年4月开始大幅抬头。到11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8%,创1982年以来最高水平。

工资上涨、从纾困方案中拿到更多补贴的劳动者有了更多选择,辞职人数持续上升。到去年11月,美国辞职人数达452.7万人,为有记录以来最高。空缺就业岗位超过1000万,远高于疫情前水平,劳动力短缺加剧。

刘卫东指出,美国经济强劲复苏有各方面原因,部分是拜登政府推出的政策,还有部分是因为疫情有所好转,“2020年美国经济指标太差了,疫情得到一定控制后,不管谁执政,经济都会有所恢复。”

他认为,拜登目前面临的挑战是看上去美好的经济指标没有转化为选民的“受益感”,物价飞涨是选民最直观的体会。

而构成高通胀的原因很复杂,包括疫情造成的供应链阻塞、货币超发、需求上涨;还与拜登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有关,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后购买能力、有了辞职的底气。

刘卫东表示,从经济政策上看,拜登基本在兑现竞选承诺,但随之而来的副作用比如持续高通胀,超出了他的预期。“表面的经济数据没有带来实际收益,这给拜登执政前景带来非常大的冲击。”

吴心伯认为,从选举角度而言,高通胀和疫情成了拜登的“死穴”。

此前预计美联储今年将加息三次。关于加息对抑制通胀的作用,吴心伯表示由于引发通胀的因素众多、不光是货币超发问题,仅靠加息还无法立竿见影,“关键在于生产要跟上,包括解决供应链问题”。

拜登今年的任务之一是让国会通过三大支出法案中的最后一项1.75万亿美元法案。吴心伯认为,这项法案也涉及众多社会福利计划,如果在供应链、劳动力等问题没解决的情况下落地,将有继续推高通胀风险。

对于去年拜登的整体经济政策,吴心伯将其称为“有喜有忧”。他指出,疫情是最大变数,如果本轮疫情没有得到很好控制,将再次影响今年美国的经济复苏。

疫情中的两极化

在控制新冠疫情上,拜登采取了比特朗普更积极的手段,包括推广疫苗接种、加强检测、口罩令等。

2021年1月,美国完成两剂新冠疫苗接种的人口仅1%,目前已经增至61%。疫情在去年上半年有所缓和,日增确诊降至5000例;7月底到10月出现反弹。

随着奥密克戎迅速扩散,如今美国再度迎来疫情高峰,日增确诊一度超过100万例。但为了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美国将新冠感染者隔离期缩短到了五天。

疫情恶化之时,美国的疫苗接种进入瓶颈。从去年8月到现在,完成两剂接种人口占比仅增加了10个百分点。布鲁金斯学会等机构调查显示,疫苗接种也是一个两党问题,没有接种人群中亲共和党选民占多数。

在拜登签署行政令、要求拥有100人及以上雇员的企业必须要求员工强制接种疫苗后,共和党议员强烈反对。包括密苏里、阿拉斯加等共和党州在内的10个州对拜登政府提起诉讼,指控联邦政府越权。

吴心伯认为,虽然促进团结是拜登的目标之一,但一年过去,两党的政治斗争有增无减。比如1.9万亿美元的新冠纾困法案遭共和党集体反对,是民主党动用预算和解程序才得以通过。

刘卫东则认为,美国政治的两极化对立有维持,也出现了一些降温的迹象。降温并非政治参与者的主观意愿,而是出于个人利益考虑行动后呈现的结果。

“比如特朗普之前反对疫苗,现在居然支持打疫苗。”刘卫东表示,这不仅仅是特朗普个人的行为,他的转变也会对其忠粉产生影响。

另一个体现是反对1.75万亿社会福利法案的民主党参议员曼钦。去年,他凭一己之力阻挡了民主党再度动用预算和解程序通过1.75万亿法案。

刘卫东指出,类似曼钦的举动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是从未出现过的。特朗普时期,“民主党同仇敌忾、齐心合力要把特朗普拉下台。”

曼钦反对福利法案是出于个人政治前途考虑,他所在的西弗吉尼亚州是共和党的大票仓。在个人利益和党派利益出现冲突时,曼钦选择了维护个人利益,“导致他的一些做法反而更像共和党人”。

刘卫东认为,有这种现象是因为拜登不像特朗普一样走强势极端路线,让其他政治参与者有更多空间出于自身利益而非党派利益做选择。最终呈现的是民主党不再铁板一块,党派间势不两立的极端对立某种程度有所弱化。

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一周年:剧本走偏的一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外交策略调整

过去一年在外交领域,拜登带美国重新返回特朗普退出的“群”、修复与盟友关系、从中东地区收缩,将重点转向中国和俄罗斯。

把中国定位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后,拜登不仅延续了特朗普的印太战略,还添砖加瓦,加强了美日印澳四国机制、新设立美英澳三方安全伙伴关系、推出全球性基建计划。与此同时,美国施压以色列、阿联酋、肯尼亚等中东非洲国家,胁迫各国选边站队。

吴心伯认为,在对中国策略上,拜登某些方面比特朗普更升级,比如拉拢盟友围堵中国。在拉拢盟友上有两个重点,一个是欧洲,另一个是所谓的印太地区,包括成立美英澳小团体。

吴心伯表示,拜登拉拢盟友建立对华联合阵线是其与特朗普的最大不同点之一。美国目前的对华政策是“战略竞争,加上一定程度的战略对抗和有限的战术缓和”。

刘卫东指出,拜登对中国是从几个方面发力,一个是美国重返世界舞台,不能把舞台留给中国;第二个是联盟战略,联合盟友往一个方向行动;第三个则是建立新体系,将中国排除在外。

对于建立新体系的策略,刘卫东表示,自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几乎加入了所有主要国际机制和组织。但事后,美国认为自己失算了。

刘卫东指出,目前美国建立的所谓民主国家同盟、美日印澳四国机制、美英澳三方安全伙伴,都是这种思维。他预测,今后拜登政府还将建立更多的多边机制,尤其是在高科技和敏感产业链领域,“与中国进行彻底切割,让你无法从我的发展中受益。”

去年9月,欧盟公布了自己的印太地区策略文件。文件没有像美国一样把中国定位为竞争对手而是强调合作,文件也提出了欧盟建立战略自主的重要性。

吴心伯和刘卫东均认为,虽然美欧在对华问题上的协调合作在增加,但由于欧洲国家与中国经贸往来密切、两地不接壤,欧洲并不会完全跟随美国,而是会根据自身利益考虑做选择。刘卫东同时表示,欧洲国家在价值观问题上并不像美国一样专注,依然有争取的机会。

除了应对中国,拜登政府在第一年还与新伊朗政府就重返伊核协议重启会谈,又围绕乌克兰问题与俄罗斯对抗加剧。

吴心伯认为,虽然重返伊核协议谈判一波三折,但无论是拜登政府还是伊朗政府都有继续谈判之意。面对伊朗新政府提出的新要求,要看拜登政府是否愿意进一步妥协。而今年美国的中期选举会对谈判产生影响,“美国政府不能在伊朗问题上显得很软弱。”

至于美俄对抗,刘卫东表示,虽然今年对抗会继续,但美国直接派军队介入乌克兰问题的可能非常小。他指出,拜登政府坚持在狼狈状态下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就是想表明,在跟美国没有直接利益关系的问题上,尽量少采取军事介入。

中期选举堪忧

今年11月,美国将举行中期选举,也是拜登上台后的一次“大考”。众议院全部435席和参议院约三分之一席位共34席,都将进行改选。

目前,民主党在两院只有微弱优势。民主党在众议院比共和党多9席,在参议院与共和党各占50席,加上副总统哈里斯一票才能保住多数地位。

而去年11月,在民主党阵地“深蓝州”弗吉尼亚,共和党打败民主党,赢得州长选举。之前在2020年的总统大选中,拜登在该州轻松击败特朗普。

吴心伯和刘卫东都认为,民主党非常有可能在中期选举中丢掉两院中一院的控制权。

吴心伯表示,拜登赢得美国大选时,中间选民的投票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的高通胀、疫情再度恶化、移民问题将影响到中间选民的投票。如果之后通胀问题解决、疫情得到控制,不排除民主党继续控制两院的可能。

但他认为,疫情是最大变数。一旦民主党丢掉对两院中一院的控制权,拜登第三年的执政将面临更大困难。

在吴心伯看来,今年的中期选举很重要。他预计,由于年龄和身体状况,拜登竞选连任的可能性不大;如此一来,中期选举后,可以看到“特朗普是否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刘卫东则表示,从一个政治周期来看,美国选民现在想看到的就是政坛中两个党派势均力敌,“分立的才对选民最有利”。

除此之外,过去一年,作为在野党的共和党一直在为中期选举布局。2020年大选后,共和党控制了30个州的议会,民主党仅18个。

刘卫东指出,拜登赢得大选后,共和党已经在其控制的州内普遍推出新规则,以削弱民主党选民参与投票的能力。比如增加选民登记所需手续、不得为选民提供餐饮班车接送等。

这些新规则的目的就是打击投票立场不坚定的选民,特别是低收入者和少数族裔。这类选民更倾向于民主党,“就是让他们不要参加投票,而共和党选民本来投票热情就高”。在这样的背景下,刘卫东认为,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拿下一院的难度不大。

微博网友热议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今日网络热点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今日网络热点对此不承担责任.